张晓山:乡村振兴关键是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利

2021-03-10 22:29:27 围观 : 132次 来源 : www.morefunsoft.com 作者 : 魔方软件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全国两会报道组 李果 北京报道

  作为“十四五”的开局之年,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政府工作报告都对于下一阶段的农业农村发展作出新的部署。

  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背景下,如何推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在要素开放流动的农村产权格局下保障农民的合法权益,保障他们的财产权利,仍是难点,亦是改革重点。

  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农村发展研究所原所长张晓山。

  乡村振兴、农民增收钱从哪来

  《21世纪》: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非常系统化地提出了推进乡村建设,这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钱从哪里来?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向农村支出的财政资金将显著提升,比如调整土地出让收益的分配模式?

  张晓山:除了继续增加财政一般公共预算的“三农”投入占比外,也要拓宽资金筹措渠道。其中,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比例就是一个重要的方式。

  事实上,土地出让收益的分配比例已经在调整,过去我们是“取之于乡,用之于城”,在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背景下,现在是“取之于乡,主要用之于农”。

  如2020年《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提出,要稳步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到“十四五”期末,以省(区、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要达50%以上。

  2018年、2019年、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都对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提高农业农村投入比例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2021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再次提出,要制定落实提高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比例考核办法,确保按规定提高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

  若在“十四五”末期,用于农业农村的土地出让收益可达到50%以上,这对推进乡村建设乃至乡村振兴有极大的帮助。

  同时在很大程度上,这体现了国民收入分配体系的调整,即城市反哺乡村,工业反哺农业。

  《21世纪》:在优化农民收入、促进收入增长方面,农民收入包括转移性收入、财产性收入、经营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在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背景下,是否意味着,我们并不强调财产性收入的贡献,而是要着力推动经营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

  张晓山:事实上,在农民的四类收入结构中,转移性收入在这几年增长比例是比较大的,如用于脱贫攻坚的资助、社会保障力度的增强等,农民的各项补助收入提升较快,2019年占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例达到20.6%,较2013年提升3个百分点,占其可支配收入五分之一。

  经营性和工资性收入是不由农民和农村来决定的,如发展种植业、养殖业,与宏观经济和农产品供求形势有关,工资性收入是农民外出务工收入,其收入增长很大程度上的比重依赖于宏观经济环境。

  因此,我们应该重视的是财产性收入的提升,2019年末其仅占到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4%,可以说,这是未来最大的增长点,同时也是当下农民增收的最大短板。

  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到现在,中央一直在提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但是现在财产性收入增长幅度不大,说明各级政府需要在未来进一步落实相关政策,同时推动土地制度改革,如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背景下的入市交易等。

  另一方面,转移性收入在未来也会继续向农村倾斜,这方面的增收潜力也值得期待。

  传统小农户要成为现代小农户

  《21世纪》: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是农村土地政策的重要调整方向,但进展一直很缓慢。其中涉及中央与地方财政收入分配、地方土地财政等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张晓山:对于这一问题的讨论和各项探索持续已久,其中包括宅基地如何进入城乡统一建设用地市场的问题。我认为,这方面的探索会继续在慎重稳妥的原则下推行。

  另外,我也认为,要搞活农村经济、推动农村发展、提升农民收入水平,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的建立并非唯一方式,地方政府应该帮助农民用好用活各项“资产”。如土地方面,通过出租、合作、入股、联营等各种方式,发展康养、休闲旅游业,把农民自己的地用好,并为自己所用。在实地调研中,我发现发展得很好的乡村,大部分是通过盘活农村土地而实现的。

  《21世纪》:要实现农业现代化,适度的规模化经营是其中重要的实现方式,但一个不可忽视的现状是,我国农村地区依然有很多一代、二代的返乡农民工,依然以家庭农业生产为主。这一部分群体的农业现代化,应该如何实现?

相关文章

论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