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你还记得这些网络流行语吗?

2019-11-08 18:21:49 围观 : 118次 来源 : www.morefunsoft.com 作者 : 魔方软件

喜剧一再上演,悲剧不断重复,在悲喜之间,有些词进入历史,有些词则至今映照现实。

01

又至岁末,旧世界老了一岁,新世界新了一年。

许多话想说,却一时不知从何谈起。

在萨特的哲学体系中,「现在」是非常魅惑的一个点,它连接着过去与未来,又因随时流逝而无法确定,因此被定义为「虚无」。《存在与虚无》就是这么来的。意思无非说,一切现实都是空的,人能确定的所谓的「存在」,就是一生的流逝。

02

2008 年起,我每年做一个网络流行语的总结。十年以后再回首,发现有些词已经成为历史,被厚厚的尘土盖着(比如躲猫猫、我爸是李刚、休假式治疗);

有些词成为历史的余音,还有一丝身影(比如楼脆脆、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且行且珍惜);

有些词则进入了历史,指导着现实。

03

钓鱼执法、给力、坑爹、躺枪、中国大妈、逼格、套路、小目标、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求生欲。

以上这些词,你肯定记得一些,但也有一些印象模糊了。总体而言,相对于其它的网络流行语,这些词具有进入历史语境的冲击力。它们的适用范围很广,在各种事件与新闻中反复出现,获得了流行语言的通用性——大家都明白他们的所指,在某种情境中看到这个词就会微微点头,感觉恰如其分。

网络用语之所以能起到历久弥新的作用,在于支撑它们的社会现象——喜剧一再上演,悲剧不断重复,让你欢喜让你忧。

04

在 2009 年的语境中,「钓鱼执法」是在一个被陷入「黑车司机」身份的小人物的遭遇中出现的。「钓鱼」的人设下陷阱,等人钻进去,然后进行围猎。

这个词之所以能够常用常新,在于社会规范存在一个灰色地带。你可能在这个地带行走而毫发无伤,也可能被抓了典型。这样就造成很大的执法弹性。

十年以后,同样的剧情上演,只不过这次的诱饵从人变成了狗。一只老迈、脏脏的警犬在路边吃垃圾,被人「收养」——随后的剧情可想而知。狗惹谁了?深入思考,与公权力相对的个体是多么无助和弱小,如果在这类行为中不以保护弱小为前提,社会将陷入人人自危的状态。谈何进步。

「给力」似乎是一个北京土著方言(在东北它的远房表弟叫带劲)。它成为 2010 年的网络流行词源于《搞笑漫画日和》的《西游记——旅程的终点》一集中,师徒抵达天竺后孙悟空对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旗子的抱怨,他说:「这就是天竺吗,不给力啊老湿。」

世界杯后这个词被放大,上了《人民日报》,给自己正了名。从此一骑绝尘,成为人民群众街头巷尾唠家常的口头语。

你夸人就说他给力,嫌弃人就说不给力。就连动物,一块石头,都很可能是「给力」的。意思是这个对象非常有力量,而且舍得给出来,具有「主动奉献」的精神。这大概是一个普遍缺乏力量、不够自信、没有安全感的社会里因群体焦虑而产生的。

「坑爹」最早可能出现在那些有钱有势的孩子闯祸后给家庭造成毁灭性灾难的个案中,比如把他爸李刚拉下马的熊孩子,让李双江名誉大损的李天一。当爹的半辈子谨小慎微有所成就,但敌不过一个败家儿子在社会上随手一撕。

随后「坑爹」不断地被运用在各种「不给力」的场合里。如果一个人不好好干,连累了别人,虽然坑的不是自己的爹,但由于「坑」的严重程度接近于「坑爹」,也属于「坑爹」。

「躺枪」,顾名思义,躺着也中枪。意思是,自己本来是个路过的群众,与眼前发生的事情毫无瓜葛,只不过驻足于此,甚至都躺下了,还被流弹击中,真是不幸中的万不幸!

这个词非常无厘头,据考证,它确实出自周星驰的电影《逃学威龙》,只是在 2012 年初,被一股无名的力量推到了网络流行用语的浪头上,从此一路浪打浪,汹涌澎湃地拍到了今天。我想它之所以这么受欢迎,不仅出于念着朗朗上口的原因,还因为每个人都感到活得很无辜,自己的不幸都是他人造成的。

「中国大妈」是网络上引用美国媒体调侃国内中年女性大量收购黄金引起世界金价变动而来的一个新兴名词—— 2013 年,大妈们对黄金的购买力导致国际金价创下当年最大单日涨幅。

相关文章

论文专题